您当前位置:平安健康网_引领平安健康生活 >> 健康资讯 >> 浏览文章

专业解读 ▏地衣芽孢杆菌来了,益生菌存在的安全风险终于解决

责任编辑:佚名 文章热词:京常乐地衣芽孢杆菌胶囊 加入时间:2021/9/15 15:26:13

  「肠球菌作为肠道正常菌群,在调理肠胃健康方面发挥着明显的益生作用,多种肠球菌菌株也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各种药物和发酵食品中。然而,近年来随着院内感染中肠球菌不断被发现,其潜在安全性受到了很大争议。」

  肠球菌是条件致病菌

  肠球菌是呈单个或成对或短链状排列的革兰氏阳性球菌、兼性厌氧菌,要求在10℃~45℃环境下生长,对人类致病者主要为粪肠球菌和屎肠球菌[1]。

  肠球菌属于链球菌科,是人体和动物肠道内正常菌群的一部分,作为条件致病菌,既往认为肠球菌属于对人类无害的共栖菌,但近年研究已证实了肠球菌的致病力,在需氧革兰阳性球菌中,它是仅次于葡萄球菌的重要院内感染致病菌。适应能力强,容易在医疗设备和物品上定植,且对克林霉素和头孢菌素类等多种抗生素固有耐药,对于免疫功能低下、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合并严重基础疾病的患者,肠球菌不仅可引起尿路感染、皮肤软组织感染,还可引起危及生命的腹腔感染、败血症、心内膜炎和脑膜炎等[2]。

  益生菌中的肠球菌存在风险?

  随着广谱抗菌药物的滥用及介入性诊疗手段的广泛应用,肠球菌感染已成为医院感染的主要病原菌。研究表明,肠球菌是美国医院感染的主要原因,高达20%-30%,是全球第二大院内感染原因[3]。在中国,肠球菌是院内BSI常见病因,屎肠球菌是主要病原体(74%),其次是粪肠球菌(20%),院内肠球菌感染的30天死亡率高达24% [5]。

  肠球菌由于其细胞壁坚厚,对许多抗生素表现为固有耐药。在许多国家观察到青霉素和氨基糖苷类获得性耐药也越来越高[6,7]。近年来,耐万古霉素肠球菌(VRE)等多重耐药菌株的出现给临床治疗带来了巨大的挑战[8]。VRE耐药谱广、易播散。即使在洗手后,还可在手指上存活约30分钟[11]。加上自身产生介导炎症反应的能力,对临床患者有潜在的危害,造成病情加重甚至危害生命。

  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提出:肠球菌正在成为医院感染的重要原因,并且分离株对万古霉素的耐药性越来越强,其中某些肠球菌菌株显示出益生菌特性,生产商有责任证明益生菌菌株在可转移的抗生素耐药性或其他毒力特性方面都不存在重大风险[12]。安全性是益生菌的最基本要求。在肠球菌商业化之前,应该对菌株的安全性进行充分研究[13]。由于很多益生菌在2002年之前就已上市,相关部门没有出台相应规范,目前临床使用的大量复方益生菌含有肠球菌,详见表1。

  专业解读 ▏地衣芽孢杆菌来了,益生菌存在的安全风险终于解决

  地衣芽孢杆菌,菌群调节大师

  地衣芽孢杆菌是兼性厌氧菌,可以快速营造肠道低氧环境,入肠道后,通过有机酸等物质发双向-双重效应[ 14],促进巨噬细胞非特异性吞噬作用,增强机体非特异性免疫反应,在肠道中产生多种维生素(B族维生素、维生素K等),增加肠道对铁、钙等微量元素吸收和利用[ 21]。可以抑制金葡菌、白色念球菌等致病菌,对细菌及真菌引起的急慢性肠炎,腹泻[ 15],降低腹泻频次疗效显著[16-20]。

  地衣芽孢杆菌具有天然的芽孢结构,可常温保存,耐酸耐盐,不易被胃酸、胆汁和消化酶灭活[22],便于在院内保存和院外随身携带。同时对红霉素、庆大霉素、氯霉素和一、二代头孢菌素外的抗生素不敏感,可与大部分抗生素同服 [23]。

  专业解读 ▏地衣芽孢杆菌来了,益生菌存在的安全风险终于解决

  京常乐地衣芽孢杆菌胶囊富含5亿活菌发挥多重功效,已经获得广大临床医生的认可,其特点及优势可以总结如下:

  1、双重效应:拮抗和支持双向作用,抑制病菌双重效应,支持益生菌自行恢复;

  2、以菌治菌:产生多种活性物质拮抗致病菌,用于细菌及真菌引起的急慢性肠炎、腹泻,调节肠道菌群;

  3、屏障效应:防止病原菌粘附,产生有机酸等物质抑制病原菌的生长发挥生物屏障效应;

  4、免疫及营养作用:促进巨噬细胞非特异性吞噬,增加非特异性免疫效应,加强肠道对铁、钙等微量元素的吸收;

  5、安全便捷:无耐药问题;活性强可常温保存,国家基药、医保品种,患者负担低。

  参考文献:

  1、Taskeen Raza, Sidra Rahmat Ullah, Khalid Mehmood, et al. J Pak Med Assoc. 2018, 68(5):768-772.

  2、Julian TR,Pickering AJ,Leckie JO, et al. Am J Infect Control, 2013, 41(8): 728-733.

  3、Khan HA, Ahmad A, Mehboob R. Asian Pac J Trop Biomed. 2015, 7: 509-14.

  4、Gilmore MS, Lebreton F, van Schaik W. Curr Opin Microbiol. 2013, 16: 10-6.

  5、hang Y, Du M, Chang Y, et al. Antimicrob Resist Infect Control. 2017, 6: 73.

  6、Bush LM, Calmon J, Cherney CL, et al. Ann Intern Med. 1989, 110(7):515–20.

  7、Patterson JE, Zervos MJ. Rev Infect Dis. 1990, 12(4):644–52.

  8、Barber KE, King ST, Stover KR, Pogue JM. Expert Rev Anti-Infect Ther. 2015, 13(3):363–77.

  9、Leclercq R, Courvalin P. Clin Infect Dis. 1997, 24(4):545-54.

  10、Woodford N, Johnson AP, Morrison D, Speller DC. Clin Microbiol Rev. 1995, 8(4):585-615.

  11、Sood S, Malhotra M, Das BK, Kapil A. Indian J Med Res. 2008, 128: 111-21.

  12、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FAO-WHO)(2002). Guideline for the evaluation of probiotics in food .FAO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WHO working group report [DB/OL].

  13、鲁旭等,中国药事2019,33(5):555-559.

  14、吴铁林等. 中国微生态学杂志1990, 2(2):1-12.

  15、地衣芽孢杆菌活菌胶囊说明书(2019)

  16、张金林等.中国医疗设备. 2016,31(suppl) :146.

  17、廖伟荣等. 中国微生态学杂志, 2020. 32(5): 559-562.

  18、黄晓春等.老年医学与保健2020,26(2) :258-261.

  19、李琳等. 中国微生态学杂志, 2014. 26(3): 284-289.

  20、胡海波等. 中国药物与临床, 2016. 16(4): 560-561.

  21、任乃刚等. 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 2013:29(9): 716-720.

  22、Ritu Sareen, Uwe T Bornscheuer, Prashant Mishra. Biotechnol Lett. 2005, 27(23-24):1901-7.

  23、王君耀等.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03,(07):419.

上一篇:国家出手了!非法社会组织取缔!

下一篇:
没有了
生活栏目